当前位置:首页 > 红木文化
红木文化

谈明式家具艺术的文化继承与科学创新

发布时间:2016-01-11    作者:高峰(苏州市职业大学)    浏览次数:9428

  摘要:明式家具相对于华丽恢宏的宫廷家具,它是中国文人家具的典型代表,在经济蓬勃发展的科技信息化新时代,传承中国明式家具艺术的文化经典,并赋予其崭新的科学内涵,从而使中国优秀的明式家具进一步取得新的生命力。


  关键词:明式家具    儒雅    科学    继承    创新   

 

    历史上的明式家具,就是在继承中国远古文化和创新中形成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和鲜明的艺术特色,它独特的审美价值和儒雅的人文精神不仅反映出中国古代文人的理想追求,更代表着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在科技信息化高度发展的今天,人们在拥有富裕的社会物质生活基础上,进而品味高雅的文化生活,把明式家具再次以“传统时尚”的时代价值做概括的时候,当代明式家具的创作与发展,需要再次树立起在继承中创新的设计理念。


  一、古老的明式家具是从历史的文化继承与技术创新中走来

  明万历丁酋年间,王世性写《广志绎》中,清晰地描述了明式家具兴起时的情形:“姑苏人聪慧好古,亦善仿古法为之……又如斋头清玩、几案、床榻,近皆以紫檀、花梨为尚。尚古朴不尚雕镂,即物有雕镂,亦皆商、周、秦、汉之式。海内僻远皆效尤之,此亦嘉、隆、万三朝为始盛。”资料中可见在“聪慧好古”、“善仿古法为之”的苏州人手中创制的古老的明式家具,就是从历史的继承与创新中走来。它在“紫檀、花梨为尚” 材质的创新,“尚古朴不尚雕镂”设计思想创新的同时,其雕饰却皆继承了“商、周、秦、汉之式”。中国最早研究明式家具的专家杨耀先生在其《明式家具研究》中评价说:“明代家具以素雅为主,故不滥加雕饰,偶尔施用局部雕刻,以衬托出它的醒目的造型。这局部雕刻,也多以淡雅朴实的自然图案为题材,而用精湛浑厚的技法雕刻之。习见的花样,有出自三代铜器者,有出自汉玉浮雕者,有引用建筑装饰者”。



  精美绝伦的中国明式家具,除了在雕饰中继承了古代的纹样,其卯榫结构也源自于中国建筑的大木作力学构造形式。并因为明式家具所用材质地坚韧细腻,可精密加工,从而不断创新卯榫的构造,形成了三十几种精细卯榫构造形式,进而成为中国传统家具小木作工艺的重要内容。明式家具及其卯榫构建,是特定时期社会文明的体现,从中反映出中国古人在木的位差结构中的继承与创新。正是这一闪亮的技术革新赋予了明式家具崭新的生命活力,从而为中国家具实现由漆家具到明式家具的历史转变奠定了内部构造的基础。



  二、儒雅的灵魂是明式家具不可或缺的文化继承

  相对于恢宏的宫廷家具,明式家具时文人家具的代表。明式家具作为一种物质文化和精神文化的载体,从人类文明发展史来看,明式家具实际上是中国传统文人学士物质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它突出地体现了中国传统文人文化的特点和内涵。因此,明式家具无论是在造型上、材料上、装饰上、工艺上都体现出传统文人学士文化的特有的追求:自然而空灵,高雅而委婉,超逸而含蓄的韵味,透射出一股浓郁的书卷气。


  如下红木竹节小书桌(图1),长109厘米、宽35厘米、高103厘米,该书桌素洁桌面下,透雕竹节纹牙板,四腿均雕成两根竹枝的形状,两腿间夹横棖,也为竹节形。整张桌案纤细玲珑,精巧雅致,形体式样委婉而生动,且在不同角度的变化中,节竿形式的曲折线条处处呈现韵味而又显露灵感。明式家具中有许多主题造型,其中文秀含蓄的“竹节造型”是经典之一。


  明式家具文化中的风度、士气、高古、节度、平素、雅逸等儒雅的文化的特质是中华民族精神精髓,是明式家具不可或缺的灵魂。《明清家具鉴赏》作者濮安国教授在他的著作中曾这样写道:“如果说高级贵重的漆饰家具体现着达官贵族们崇尚富丽华美的情感意识,那么后来形成的明式家具,更多的是江南文人的爱好,他们崇尚‘有度’、‘有式’‘贵其精而便,简而裁,巧而自然’的原则和意趣。因此明式家具从文人书斋中的书桌、画桌、文椅、玫瑰椅”,都“充分体现着文人的造物理念和物化精神。在苏中地区流传的典型的明式家具,很多是地道的‘文人家具’,充分体现着‘明式’的精神内涵、时代风韵和文化气息。”


  古人留给我们的珍贵家具遗产,虽然退色斑驳、亦或松散残缺,但其文化特色依然牵动着现代人的心灵。儒雅的灵魂是当代明式家具不可或缺的文化继承。虽然一百多年来西风东渐,我们逐渐远离了自己的家具文化,然而今天,面对我们民族丰厚而经典的文化遗产,我们心中升起无限的敬意。潜心的研究和不断吸收这优秀的民族文化精髓,使这一经典的文人家具在古老的中国大地上展现新的生机。


  三、科学的精神才能展现出明式家具的现代创新


  纵观中国家具的发展,社会环境总是为事物的兴盛提供了的必然背景。历史发展了,家具也必然跟随着时代的要求不断产生新的生命。从明清至今,是从儒道哲学到民主思想的发展,从儒道意象到科学技术的进步,在这个历史发展过程中,儒道文化被民主、科学的社会呼声所掩盖。具有鲜明时代特征的科技信息化的今天,社会文明的新气象是既文化又科学的。因此,根植于现实生活土壤的当代的明式家具,也应该是在自身深厚的文化传统的基础上,吸纳现代的科学技术,体现科技信息化文明的新产品。科学的精神体现才能诠释当代明式家具创造的新一代的文化内涵。


  科学的体现基于对科学的理解。近代科学侧重以自然的学问,现代科学是一种反映自然、人文、社会、思维等各个方面客观规律的知识体系。它体现在当代社会生活的各个方面。明式家具的科学创新,就是从明式家具的物质材料到思想理念,从制作技艺到使用感受,从设计到制造到推广,始终贯穿着现代人对自然人文的科学的理解和应用。


  濮安国教授讲:“今天我们不能总是坐在明代人制作的椅子上来说现代文明”。古代与现在生活方式不同,行为活动就会有不一样的时代特点。把古代的椅子与现代的沙发做个比较,古代明式家具中的椅凳都比较高,当时人们的行为习惯都与现在有所不同,所谓正襟危坐,古老的中国家具是礼仪的家具。而为适应现代自由放松舒适生活的要求,仅仅放低家具的高度,把明式家具演变成沙发的形式,效果就不尽理想。因为坐的矮了,人体就更多的需要靠背扶手的支持,而现代改编的明式沙发,空多木硬看来很难达到功能要求。古老的明式家具功能上、形式上的演变革新,就包含现代人体工程学科的很多内容,而更进一步是现代设计中的以人为本的科学的设计理念的体现。


  此外,在现代明式家具制作的材料科学中,微观材质致密度的测定,材质含水量、伸缩度的科学把握;工艺科技中现代结构力学的应用;设计制作中电脑模拟技术的综合应用;以及现代视觉艺术传达特性和科技信息化的审美趋向的把握等等,都为传统家具的创新提供更多的可能和条件,总之运用现代人的学识选择新材料、新工艺、新技术、新的设计理念进行创造,让明式家具在现代科技文化的点滴之处凝聚出新的结晶。


  如果说继承是对前人的文化成果的回顾,创新便是在科技信息化新时代的感召下,勇敢而大胆地前行。继承与创新如影随形,综上所述,自古,继承和创新是中国家具得以延展和维新的思想根源,今天,继承与创新的有机结合仍然是明式家具旺盛不灭的生命力。古老的明式家具创造了宁静、疏朗、独具特色、深邃的文人家具艺术,今天明式家具的现代创新就是寻求这一儒雅文化在现代社会中新的生命形态。


  继承和创新犹如沃土与大树的欣欣之芽,继承是大地承接了熟透而坠落的果实,不断地进而化为肥沃的壤土;创新是根系饱吸土壤中的养分,在经过树干的消化吸收后,在和暖阳光的普照下,大树萌发出全新的枝芽。创新是成长的动力,继承是生命的底气。古代明式家具艺术中蕴藏的思想内涵和审美意境需要仔细地品赏,才能准确把握,需要慢慢的长期晕染和吸纳,才能融入以心,渗入血液,内化为本。也只有这样,才能沐浴着中国现代的科学思想,汇入现代人的生活。新时代的明式创新家具,一定是内涵中国儒雅的文化品质,突显现代科学精神的物质架构,以独特的东方文人文化魅力而展现的新一代的中国家具。我们也将看到,无论古代的儒雅还是现代的科学终将汇成不同的时代文化的内涵,明式家具作为其物质的载体其实是不同时代文明的体现。因此,我们也就找到了明式家具艺术的创作之路。




[i][明]王世性.吕景琳点校.广志绎.北京:中华书局出版,1981:33

[ii] 杨耀.明式家具研究.北京.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02:41

[iii] 濮安国.明清家具鉴赏.杭州.西泠印社出版社.2004:12